社科网首页|论坛|人文社区|客户端|官方微博|报刊投稿|邮箱 中国社会科学网
中国边疆网 > 边疆纵横 > 教育新政给民族地区带来的变化
教育新政给民族地区带来的变化
发布日期:2015-03-04    作者:    来源:中国民族报

新年伊始,万象更新。3月初,各地的学校也迎来了开学的日子。那么,在全面深化改革的号角下,民族地区在教育方面又有哪些新变化,呈现出哪些新气象呢?

教学点成了农牧区新亮点

新疆塔什库尔干塔吉克自治县恢复牧区教学点

“这个消息太好了,真是太好了!恢复教学点,我们的孩子上学就不用再跑那么远了。”春节前夕,得知村里要恢复教学点的消息后,新疆塔什库尔干塔吉克自治县马尔洋乡皮勒村的塔吉克族村民阿不都如苏里·玛依墩,在电话中激动地说。

皮勒村地处帕米尔高原昆仑山深处,距离县城180多公里。“这个距离,在数字上看没多远,可是在昆仑山里,就显得很遥远了。”塔什库尔干塔吉克自治县教育局党委书记、副局长石向焘说,“皮勒村有20名小学生,但这里人口极度分散,每平方公里平均还不到两个人。”

为了提高教育质量,在2008年的集中办学过程中,皮勒村的教学点被撤销了。小学一到三年级的学生在离村30公里的乡办学校读书,四到六年级的孩子到县城寄宿制小学读书。

“教学点撤了后,村里一下子空落落的,没有了生气,听不到读书声。”阿不都如苏里·玛依墩说。

“如今,我们的规划已经做好了,将尽快恢复皮勒村的教学点。”石向焘说,“这不是简单的恢复,而是按照自治区确定的标准重新建设,确保边远地区的孩子在教学点也能接受到好的教育。”

随着农村义务教育学校布局专项规划的完成,从2013年到2015年,新疆计划恢复农村和牧区教学点162个,这意味着更多的边远地区的农牧民孩子将能够在家门口读书。

为确保教学点的撤并、设立符合当地实际,新疆制定了严格的撤并和设立程序,专门出台了教学点办学基本标准,对教学点的硬件、软件建设及教学管理做出了明确规定。对确需保留和恢复的教学点,需加大投入力度,加强基本建设,按照配备的教学仪器设备和器材,配置数字化优质课程资源。

据了解,目前新疆已有828个教学点实施了“教学点数字教育资源全覆盖”项目,现代远程设备的“落地”,让教学点的学生都能和城里学生一样,享受到优质的教育资源。

此外,新疆很多地方教学点的运动场都对当地村民开放,很多村里的文化活动也在教学点举行。教学点每天举行升旗活动,让国歌声传遍整个村子。据悉,新疆各地还将加大农牧区教学点建设投入力度,争取把教学点建成农牧区的“新亮点”,确保农牧区孩子能够就近入学。

山里的老师不外流

云南绥江县老师“逆向流动”山区教学

廖昌明是云南绥江县绍庭小学教师,今年52岁。他所在的学校是一所山区小学,离家有十二三公里。每天他从县城的家到学校去上班,要先开半个小时的车,然后再搭同事的摩托车跑上半小时,才能赶到学校。这样奔波上班的情况,已经一个学期了。

其实,廖昌明原本在县城的中城镇椒子小学任教,生活很方便。但一年前,他主动提出申请,到现在这所山区学校工作。

“很多老师都愿意往城里调,到条件更好的学校去工作。您为什么反而自愿到山区学校来?” 廖昌明却说,“山区学校更需要老师,而且现在的条件和过去相比也好很多了。”

在绥江,像廖昌明这样“逆向流动”的教师早已不是个例。一些借调到城区学校多年的山区老师,现在也主动要求返回原来所在的山区学校。这得益于县里近两年对山区教师持续的补助政策。

绥江县位于滇东北金沙江下游南岸,山高谷深,自然条件艰苦,人口密度小,导致山区学校偏远、分散。前些年,这里山区学校的教师长期缺编,只好在当地临时聘请人员从事教学工作。但临聘人员大多学历较低,更没有接受过专业的学习和培训,根本无法开展新课改背景下的教育教学工作。
2013年,绥江县出台了偏远艰苦地区小学教师专项补助办法,从当年起,县级财政安排资金补助偏远山区教师。以县城以及所在乡镇为圆心,根据学校的偏远程度,结合各自学校的道路交通状况,将补助范围覆盖到全县35所山区学校,补助范围占到全县小学校数的63.6%。离县城最远、交通条件最艰苦的7所学校,每位教师每月补助1000元。

2014年底,云南省实行乡镇工作人员每人每月500元补贴政策后,偏远山区教师补贴依然继续执行。这样,最偏远的一类学校教师与城镇教师比,每月收入增加1500元,每年增加1.6万元。

偏远山区教师补贴政策的实行,使教师招得进、留得下,极大地提高了山区教师工作积极性,有效保证了山区教育教学质量。近两年,绥江招聘的84名乡镇学校教师都安心于山区讲台。

职校课堂搬到田间地头

海南农林科技学校因地制宜将教学搬到田间地头

喜气洋洋的羊年春节到来,海南省农林科技学校校长李芳伟却没有闲着,他要趁这两天的工夫去看一下他曾经带过的村官学生们,看看他们带领农民把生产和生活安排得怎么样。

海南岛下午的阳光有些猛,照在身上暖暖的。穿过一片浓绿的椰林,在海南省保亭县三道镇什进村委会的一栋三层小楼下,一位留着平头、皮肤黝黑的黎族汉子,脸上挂着朴实的微笑,他是什进村的第一书记高照。作为海南省农林科技学校村官班2008级的学生,他把所学的种植养殖技术用在帮村民致富上,干得有声有色。

“到我们村的小西红柿地里去看看吧,今年挂的果很多,味道比以往都好。”跨过灌溉用的沟渠,高照带我们来到一垄一垄的小西红柿地里,一簇簇的圣女果鲜亮欲滴,在村民搭起的棚架上仿佛对着我们微笑。

“这样高品质的小西红柿要是卖到北京去,起码8到10块钱一斤。”李芳伟说,“在我们这里只需3到5块钱左右,只要运输能保证,农民肯定是能赚到钱的。”高照补充道:“主要是品种好,很少打药,安全环保,城里人都喜欢到我们这里来采摘,我在学校学到的那些知识可管用了。”

基于培养新型职业农民的“村官班”教学模式,是2008年3月李芳伟主持学校工作后,为了打破农村职业教育的被动局面,结合新农村建设及新型职业农民培养的需要,针对少数民族地区“三农”状况和农村职业教育的特点构建起来的。从2008年9月秋季第一批学生开始,学校已在全省9个少数民族市县的98个乡镇或村委会开设教学点,培养了一万多名双带头人村官班学生,得到了农民朋友的普遍认可。

“农民渴望学习文化技术却又不能离开家门,培养新型职业农民的教学模式必须考虑到教学对象的特殊性。教师面对的不是对农业一无所知的孩子,而是有着丰富生产经验的农民。”李芳伟深有感触地说,“海南的地区差异性导致了各地的农业结构不尽相同,生产季节和周期也不一样,教学内容不能千篇一律,教学必须要有针对性。还有,农民最关心的是学到的知识能不能变成实际的效益。”

针对存在的问题,该校在充分调研的基础上,把课堂搬到离农民最近的地方,通过村官班把学校的资源有效地向农村辐射。以乡镇或村委会为单位设立教学点,以学生的生产基地为实践教学基地,让农民不需要出家门就能学习技术。同时,让学生养成良好的职业道德和生活习惯,提高学生参与新农村建设的意识和管理农村事务的能力。

“培养新型职业农民就是我最大的梦想!”李芳伟如是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