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科网首页|客户端|官方微博|报刊投稿|邮箱 中国社会科学网
中国边疆网 > 内容页右栏[边疆行纪] > [西藏]陆兴祺与中印边界交涉
[西藏]陆兴祺与中印边界交涉
发布日期:2012-07-06    作者:孙宏年    来源:《世界知识》2009年8期

对于一直担任护理驻藏办事长官的陆兴祺在西姆拉会议期间的作用,一位西方学者曾经评价说,陆兴祺是个关键人物,他的“情报网是极好的,他有清晰的政治头脑。他向北京提出的意见是始终一贯的:寸步不让”。

中国与印度山水相连,千百年来两国人民友好相处,佛教从印度传入中土以及玄奘西行取经更是中印文化交流的一段佳话。但近代以来英帝国主义的入侵和挑拨,一度破坏了两国人民的正常往来。西姆拉会议(1913.10~1914.7)炮制的非法的“麦克马洪线”,至今仍是影响恶劣的历史遗留问题。对于非法的“麦克马洪线”,当时的中国中央政府就不予承认,后来的中国历届中央政府也从未承认过。这次会议期间,无论是英国代表麦克马洪,还是中国中央政府代表陈贻范,都颇受关注,但人们却很少注意一位名叫陆兴祺的人在幕后的积极参与。那么,陆兴祺到底是怎样的一个人?

从商贾到护理驻藏办事长官

陆兴祺,字蕴秋,祖籍广东,客家人,19世纪末20世纪初就已经在印度加尔各答活动,经营着天益商行。当时,他和清朝驻藏官员往来密切,天益商行成为清朝官员途经印度进藏时的临时住所。驻藏大臣联豫还委任他为驻藏采办,每月发给饷银30两,1910年又向清政府保举他晋升为四品官衔的候选同知。辛亥革命爆发后,西藏政局发生剧烈变动,在英帝国主义的挑拨、支持下,西藏上层分裂势力在1912年底把驻藏清军逐出西藏。在这种形势下,陆兴祺多次致电中央政府,呼吁保卫西藏、巩固边疆,并为中央政府与九世班禅等爱国上层人士及十三世达赖喇嘛、西藏地方政府转发、递送了许多往来电文。由于陆兴祺的特殊经历和出色工作,北京政府1913年4月2日任命他为“护理驻藏办事长官”。由于英驻印当局(印度当时是英殖民地)的阻挠,陆兴祺无法进入西藏,经中央批准他就在印度组建了衙署,正式办公。他还秘密建立了一个情报网络,在印度、西藏搜集情报。

为了进一步控制、侵吞西藏,英帝国主义不仅支持西藏上层亲英势力进行分裂活动,阻挠中国中央政府与西藏地方政府直接商谈,而且迫使中国中央政府派陈贻范为代表前往印度的西姆拉,与英国政府代表麦克马洪、西藏地方政府代表夏扎·班觉多吉等人,共同举行所谓的中、英、藏“三方代表会议”。会议召开前,英国就派“西藏通”柏尔到江孜与夏扎等人秘密策划讨论了“西藏领土的范围”,搜集有关所谓过去的“中藏交涉”和“中国占领而西藏现今要求归还”的地区的种种文献材料,作为将来谈判时的证据。

陆兴祺注意到这一情况,多次提醒中央政府要防范西藏上层分裂势力借助英国同中央政府“争地争权”。1913年10月初,中国中央政府代表陈贻范一行抵达印度,当天陆兴祺就和他谈了一天一夜,把与西藏相关的各种资料、近期情报和图书送给他,还派自己的秘书、熟悉西藏情况的李嘉嚞随同前往西姆拉。

西姆拉会议的阴谋

西姆拉会议从1913年10月开始,一直持续到1914年7月。整个会议始终在麦克马洪操纵之下,他先是指使夏扎提出“西藏独立”和种种无理要求,遭到陈贻范驳斥后又以中间人名义进行“调解”,压中方让步。1913年11月起,麦克马洪又提议讨论所谓西藏与中国的“边界问题”,提出把西藏划分为“内藏”、“外藏”。“内藏”包括今天四川、云南、甘肃所属藏区和青海大部分,中国可以享有若干主权;“外藏”包含阿里、前藏、后藏和康区大部分,由藏人“实行自治”。这一概念隐藏着不可告人的阴谋:一方面打着“自治”的旗号,否认中国在西藏的领土主权;另一方面以阴谋手段,故意暗暗地标出了一条非法的“印藏边界线”,也就是臭名昭著的“麦克马洪线”,侵吞中国领土。

这条线是怎么来的呢?1914年3月,麦克马洪背着中国中央政府,同夏扎进行秘密交易,以英国支持“西藏独立”为条件,用非法的秘密换文的形式划定所谓的“印藏边界线”,把中国西藏东南部的门隅、察隅和下察隅地区九万多平方公里领土划归英属印度。接着,麦克马洪抛出“调停约稿”,共11条,包括中国在西藏有“宗主权”、“外西藏有自治权”等内容。“约稿”还附上地图,用红蓝线划分藏区与中国内地的范围以及“内藏”与“外藏”。企图以划界问题转移陈贻范的注意。但会议期间中国代表并未与英国谈过中印边界问题,4月27日,麦克马洪与夏扎先行草签“调停约稿”,向陈贻范施压,后又故作“让步”,陈贻范经不住威逼利诱,擅自在“调停约稿”上草签,并事先声明如中国政府不予批准,签约就不能发生效力。

中国代表拒签《西姆拉条约》

陆兴祺一直高度关注谈判进程,4月28日得知陈贻范草签之事后立即致电中央,强调草约严重损害我领土主权,英国借此“直据西藏为己有”,请据理力争。陆兴祺的报告让北京政府极为震惊,当天电告陈贻范,让他通知英方,中国政府对其所签的草约“不能承认,立即声明取消”。随后又命令外交部、中国驻英公使与英国交涉,明确地表示中国政府绝不承认草约及其界务条款。

5月11日,陆兴祺又急电中央政府,较为详细地指出,“调停约稿”中“界图”与原先绘制的地图相比,不但把青海全部划入西藏范围,而且把新疆、四川、云南等省大片辖地划入其中,如果按照这一“界图”划定界线,必定贻害无穷;强调英国现在逼迫我国按照此图签约,以后就会按图索地,应尽快划清“印藏详细边界”,防止英国侵占我国领土。17日,外交部发来复电表示,对英国代表提出的“内外藏”说法和“界图”,我国都决不承认。

7月3日,英国代表和西藏地方政府代表在《西姆拉条约》上签字,陈贻范奉中国中央政府命令,拒绝签字,同时代表中国外交部郑重声明,该条约中国不予承认。同时,中国驻英公使也向英国政府做出同样的声明。这就使英国利用这次会议引诱西藏“独立”、分裂中国领土的阴谋最后破产。

对于陆兴祺在西姆拉会议期间的作用,一位西方学者曾经评价说,尽管陈贻范是“一位文雅、有经验的外交家,曾在伦敦使馆任职多年”,但陆兴祺是个关键人物,他的“情报网是极好的,他有清晰的政治头脑。他向北京提出的意见是始终一贯的:寸步不让”。1914年后,陆兴祺一直担任护理驻藏办事长官,1920年正式成为驻藏办事长官。他一直坚持寸土不让、反对侵略的立场,1931年8月又完成了《西藏交涉纪要》,其中详细介绍了西姆拉会议前后中英交涉的情况,揭穿了英帝国主义勾结西藏上层分裂分子妄图分裂中国领土的阴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