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科网首页|客户端|官方微博|报刊投稿|邮箱 中国社会科学网
中国边疆网 > 往期回顾 > 在库车探寻千年龟兹遗韵
在库车探寻千年龟兹遗韵
发布日期:2013-06-07    作者:肖静芳    来源:中国民族报

库车大馕是国家级非遗项目。

 

龟兹乐舞得到整理和恢复。


 
1600多年前,高僧鸠摩罗什在战争中被俘,后被带至长安,率弟子800余人展开大规模译经活动。于是,有了至今仍广为传诵的《心经》、《金刚经》……鸠摩罗什的故乡,在西域一个叫龟兹的国度。

1300年前,酷爱音乐的唐玄宗梦入仙宫,见仙女作乐,醒来将之谱曲,惟乐曲的高潮部分不能记忆,时河西节度使敬献《婆罗门曲》,正合帝意。此曲即唐朝歌舞的集大成之作《霓裳羽衣曲》,而《婆罗门曲》正来自龟兹——一个在玄奘《大唐西域记》中记载为“管弦伎乐,特善诸国”的地方。

季羡林先生曾说:“龟兹是古印度、希腊—罗马、波斯、汉唐文明在世界上唯一的交汇地方。”

5月下旬,记者随中国文物保护基金会、中国民族建筑研究会组织的中国文化遗产探访之旅来到了龟兹故地——库车县,找寻这个古丝绸之路重镇留下的文化遗迹。


库车今昔

走在库车新城的大街上,你感觉不到自己是在南疆的一个县城——双向六车道乃至八车道的宽阔街道,新开发的一片片小区楼盘,挖掘机轰隆隆作响的工地……一切都显示着这是一座在现代化进程中朝气蓬勃的城市。

随着储量巨大的石油、天然气的发现,库车在基础设施建设方面所显示的后发优势,令很多内地城市也不可望其项背。近年来,库车多次荣膺“中国百强县”称号。

从库车新城进入老城,历史的味道和世俗的生活气息扑面而来。刻着岁月沧桑的连片土黄色维吾尔族民居,穿着鲜艳的艾德莱斯服饰在街头飘然而过的妇女,那刚从馕坑里取出的直径半米多的大馕散发出的香味……这,才是现代化外表下库车文化的底色。

再从库车老城离开,驱车不久便离开绿洲,置身于茫茫荒漠之中。苍劲的风,千万年来将无数砂岩山体雕刻成千姿百态的雅丹地貌,苍黄一片,就那样横亘于天地之间。在这里,时间似乎模糊了,人们仿佛能思接远古——

就是在这片土地上,龟兹王绛宾迎娶了西汉解忧公主的女儿第史,在陪同第史到长安居住一年后,他在龟兹国全面仿效汉朝的礼仪制度,从此心向中原;

就是在这片土地上,东汉大将班超携平定西域之威,置西域都护府,亲任都护,率军坐镇龟兹它乾城,统领西域诸国;

就是在这片土地上,诞生了一代高僧鸠摩罗什,他用优美的文字将梵文翻译成汉语,使佛教思想深植中原大地;音乐大师苏祗婆从这里走出,给中原带去了五旦七声理论,对中国音乐文化史产生了深远影响。

……

今年是库车建县100周年,然而千年前,龟兹国作为西域大国,曾享有从汉至唐的近千年国祚。“千年龟兹,百年库车”,这在库车不仅是一句文化标语,更有着极为深邃的历史意蕴。

龟兹风采

“我是怀着朝圣的心情来到库车的。”在中国文化遗产探访之旅走进库车的研讨会上,“非遗”专家刘魁立、旅游专家戴学锋,不约而同地这样表述。

的确,越是对中国历史有所了解,越会对龟兹产生某种顶礼膜拜的感情,尤其是站在克孜尔石窟内环视壁画时,更会不由自主地发出惊叹。

20世纪初,德国探险家勒库克来到克孜尔石窟,惊讶地发现洞窟内的壁画仍然色彩绚丽,壁画人物的装束造型甚至有古希腊遗风。他将其中最为精华的部分切割下来,万里迢迢运回德国。他本指望切割下来的壁画能比留在洞窟内的得到更好地保存,谁料,它们的大部分却毁于二战的炮火。

如今,在克孜尔石窟斑驳脱落的壁画上,仍能看见清晰的切割痕迹。那些用贵重的天然青金石等矿石颜料绘制的壁画,穿过千年的历史风尘,述说着龟兹国的故事:当时的贵族是如何穿衣打扮,资助石窟建造的供养人有着怎样的风采,乐伎舞工如何操着箜篌、排箫、筚篥、琵琶等奏乐起舞……

当然,作为佛教洞窟,人们能看到大量佛本生和佛传故事,而且与中原不同的是,这里的观音不显女相,弥勒佛不是大肚子,所有的佛造像都还保持着佛教从印度传入中国时的早期形态。

如果说现在的新疆是深受伊斯兰文明影响的,那么,时光退回千余年前,西域却是一片佛国。

在库车的苏巴什佛寺遗址,大片残存的佛塔、断壁如今在夕阳下显得无比苍凉,但仍不失恢弘的气派。这里曾是鸠摩罗什的母亲听讲佛经的地方,而唐玄奘经过时,它仍然是一座殿宇巍峨、钟磬悠扬的大寺。

现在,苏巴什佛寺遗址已经作为丝绸之路申遗的重要文物点之一。与它同时见证丝绸之路辉煌的,还有克孜尔尕哈烽燧遗址。这座高10多米的烽燧伫立在莽莽荒原中,显得孤零零的,然而它却是两千多年前的汉军将士防备匈奴侵扰的防御线,见证了西域都护府的军事防备体系,具有特殊的历史意义。

在龟兹故地,那些诉说昔日龟兹国荣光的文物似乎无处不在:龟兹故城遗址,克克沙炼铁遗址,通古孜巴什故城遗址,唐王朝遗址……这些遗落的文明片段,吸引着一大批海内外的探险家、考古学家、文化学者等纷至沓来。

文化保护

“三件简单的乐器,演奏了一首库车乐曲,一下就把我震住了。”回忆起库车之所以让自己魂牵梦绕,中国社科院的旅游学专家戴学锋说,起因是库车优美的音乐。

“如果没有龟兹音乐,也许我们中华民族的音乐就不会是现在这个样子。”非遗保护专家刘魁立说。

的确,从唐诗中描绘的胡旋舞、羯鼓曲到苏幕遮,“龟兹乐”作为唐朝的“十部乐”之一,不仅深深地影响了中原音乐文化,而且对日本、朝鲜、越南等国家的音乐也有着深远影响。

作为土生土长的库车人,库车县委常委、宣传部长张文远,一直致力于挖掘宣传龟兹文化内涵。由他策划、中央电视台和库车县联合录制的7集纪录片《龟兹·龟兹》,用委婉的故事、确凿的史料,梳理了龟兹文化亮点。该片在央视播出后,引发了人们的关注。

说起龟兹的文化遗产,张文远如数家珍。从龟兹石窟的壁画故事,到库车浩如烟海的民歌、库车老城的保护,到精美的库车小刀乃至香喷喷的库车大馕,再到如何将龟兹文化搬上影视、舞台,变成图书,这位学者型官员滔滔不绝。不过,他最强调的是龟兹文化的核心精神:“开放,包容,融合,进取”,这与新时期提出的“新疆精神”不谋而合。

“我是吃着维吾尔族老乡的馕长大的。小时候,最高兴的就是骑着驴车去赶巴扎(集市)。在这里,维、汉文化深深交融。”张文远说,“而库车的文化遗址,又说明其实早在两千年前,这里已经是多民族和谐共生之地。龟兹的文物,就是历史上民族团结的活化石。”

如今,张文远喜欢跟不了解库车的人讲故事,讲着讲着,就有不少人对库车产生浓厚的兴趣,他们不仅到这里感受远古遗韵,体验民族风情,有的还带来了发展项目和资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