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科网首页|客户端|官方微博|报刊投稿|邮箱 中国社会科学网
中国边疆网 > 东北边疆 > 农民职业化:黑龙江人口较少民族进入全面小康社会的必经之途
农民职业化:黑龙江人口较少民族进入全面小康社会的必经之途
发布日期:2016-05-30    作者:亓光勇 孙大伟 李阳    来源:中国民族报

农民职业化是当前我国为解决农业、农村、农民问题和全面建成小康社会正在推进的一项重要工作。2016年中央一号文件《中共中央国务院关于落实发展新理念 加快农业现代化 实现全面小康目标的若干意见》(以下简称《意见》)提出,“加快培育新型职业农民。将职业农民培育纳入国家教育培训发展规划,基本形成职业农民教育培训体系,把职业农民培养成建设现代农业的主导力量”,“引导有志投身现代农业建设的农村青年、返乡农民工、农技推广人员、农村大中专毕业生和退役军人等加入职业农民队伍”。随着我国农业现代化及城镇化建设的推进,农民职业化的趋势已成为必然,而这种趋势为黑龙江人口较少民族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目标的实现提供了契机。

一、黑龙江人口较少民族全面建成小康社会面临的困境

据2010年第六次人口普查数据显示,黑龙江省聚居着全国56个民族中除德昂族以外的55个民族的人口。其中,超过千人不足万人的少数民族有7个:锡伯族、鄂伦春族、赫哲族、鄂温克族、柯尔克孜族、俄罗斯族、达斡尔族。当前,这些人口较少民族全面建成小康社会面临着以下困境:

1.观念滞后。受到诸多原因的限制,黑龙江人口较少民族在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的过程中面临着转变观念的艰巨任务。笔者在针对赫哲族家庭的调研中发现,40岁以上的家庭成员中,有80%的人认为现在的生活已经非常好,不愿意去改变现状。这些人认为,目前他们已经拥有了土地、牛羊、房屋,一家人能吃饱饭,夏不怕热、冬不怕冷,达到了祖祖辈辈追求的生活目标,已经很满足了,因此不愿意再有大的折腾。这种观念在黑龙江其他人口较少民族中也存在。基于此,笔者认为,推进黑龙江人口较少民族地区的经济发展应把引导观念转变放在重要地位。

2.城镇化水平低。黑龙江人口较少民族的大量人口还在农村,城镇化水平还非常低。城镇化发展缓慢的主要标志就是物流、农牧产品的深加工、金融等产业流通服务体系不健全。在黑龙江人口较少民族地区的实地调研中,笔者发现,有超过70%的家庭采取手工作坊的方式加工农牧产品,即简单地将一些粮食、水果、牲畜肉、鱼等农牧产品通过手工去皮、水洗后经过自然阳光晾晒、风干后保存,然后被动地等待外来商贩上门收购。从中我们也发现,黑龙江人口较少民族地区的城镇化需求与市场潜力巨大,特别是在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的进程中,新型城镇化的市场需求空间可能是拉动这些地区内需的核心。

3.产业提升能力和农民增收能力不足。有学者研究指出,黑龙江省黑河市爱辉区新生鄂伦春族乡总体发展状况相对不错,但是其各项事业的发展还是依靠各部门对该民族乡的资金投入,即长期依靠“输血”维持发展势头,缺乏自我发展的“造血”能力和可持续性。可见,作为黑龙江人口较少民族的鄂伦春族,在走农民职业化发展道路、培育新型职业农民的路子上有待进一步从意识上加强,从行动上迈进。

二、黑龙江人口较少民族走农民职业化道路的必要性

推进农民职业化、培养现代职业农民,有利于改变传统农业自给自足、分散经营的模式;有利于农业的规模化和机械化经营作业,提高农业的生产效率;有利于降低农业生产的成本和风险,促进农产品的标准化和品牌化。这些都是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必不可少的前提条件,也是全社会形成的普遍共识。黑龙江人口较少民族走农民职业化发展道路很有必要:

1.农民职业化是黑龙江人口较少民族地区提升发展观念的客观要求。

黑龙江人口较少民族业已实现定居生活,稳定地从事以农业为主的经济生产。但在2020年与全国人民一道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的目标下,培育有文化、懂技术、会经营的新型农民,促进农业、农村、农民转型,已成为黑龙江人口较少民族迫在眉睫的任务。必须大力发展农业职业教育、培育新型职业农民。同时,要注重培育农业技术人才、农业经营管理人才、农业职业经理人、农村基层组织管理人才等不同类型的农业农村人才,推进农业农村人才的专门化和现代化。走农民职业化之路、培育新型职业农民不仅有利于为农业现代化输送大批人才,同时也有利于解决新型城镇化建设进程中农民就业难的问题。推进黑龙江人口较少民族的传统农牧民向职业农民转化,增加农民的收入并提高农民组织化程度,进而推动农村生产关系和农业生产方式的转变,这是缩小黑龙江民族地区人口较少民族与其他各民族城乡差距、进一步推动城乡协调发展的现实路径,也是推进新农村建设、新型城镇化建设和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的客观要求。

2.农民职业化为黑龙江人口较少民族地区的新型城镇化建设提供了重要前提。

农民职业化对于推动新型城镇化建设有着重要作用,表现在如下四个方面:

第一,推进农民职业化是落实农业转移人口市民化的重要抓手。新型城镇化的首要任务是有序推进农业转移人口市民化,而推进农民职业化是落实这一首要任务的重要抓手。农业部办公厅2013年发布的《关于新型职业农民培育试点工作的指导意见》指出,新型职业农民“主要包括生产经营型、专业技能型和社会服务型职业农民”。其中,专业技能型职业农民、社会服务型职业农民中就包括大量的农村转移人口,这些新型职业农民在涉农企业或与农业相关的服务业领域工作,实际上实现了农村劳动力向城镇和二三产业的转移,接下来经过进一步的体制机制改革,这些新型职业农民将首先实现市民化,落实新型城镇化发展任务,最终解决我国农村人口过多、农业水土资源紧缺、土地规模经营难以推行、传统生产方式难以改变等“三农”问题。

第二,推进农民职业化是贯彻新型城镇化基本原则的有序方案。让广大农民平等参与现代化、城镇化进程,共同分享现代化、城镇化成果是推进农民职业化的必然结果。如云南省永胜县期纳镇治读坪村的做法就为我们提供了一个很好的范例。该村近20年来大力发展天麻种植业,村民陆续学习天麻种植技术,不断扩展天麻的种植规模,逐步形成了产供销一体化模式。良好的农业效益留住了青壮年,传统型农民转型为新型职业化药农。这一生产经营型农民职业化成功的案例告诉我们,推进农民职业化已经成为提升农民素质、增强农民人力资本积累、促进农民全面发展和社会公平正义等新型城镇化基本理念贯彻落实的有效方案,这势必对新型城镇化建设带来极大的有利影响。

第三,推进农民职业化是推动城乡发展一体化的有力支撑。习近平总书记在主持中共中央政治局第二十二次集体学习时指出,“要将工业和农业、城市和乡村作为一个整体统筹谋划,促进城乡在规划布局、要素配置、产业发展、公共服务、生态保护等方面相互融合和共同发展”。现阶段推动城乡一体化发展,一方面要实施“工业反哺农业、城市支持农村”的策略,坚持“多予、少取、放活”的“三农”工作方针,另一方面也要增强农村发展活力,增强农民的主体作用。而农民职业化能够为此提供有力支撑。推进农民职业化进程,通过从环境、制度、政策等层面培训和引导农民发展,培育农民建设农村、发展农业的主体意识,发挥农民的主体作用。能够有力支持城乡一体化发展,促进小康社会的全面建成。

第四,推进农民职业化是实现新型城镇化与新农村建设共赢发展的有效途径。2016年中央一号文件《意见》强调,要将职业农民培育纳入国家教育培训发展规划,基本形成职业农民教育培训体系,把职业农民培养成建设现代农业的主导力量。加强职业农民培训,就是要坚持“政府主导、农民主体、需求导向、综合配套”的原则,培养和稳定现代农业生产经营者队伍,壮大新型生产经营主体。这有利于农业生产去库存、降成本、补短板,为农业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提供内生动力。进一步看,农业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有利于加快农业发展方式的转变,促进传统农业向现代农业转型,最终也将推进新型城镇化和新农村建设的双轮驱动、互促共进。

从上述重要作用来看,黑龙江人口较少民族面对2020年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的宏伟目标,面对新型城镇化建设的重要任务,应审时度势,与时俱进,紧紧抓住国家大政方针的导向,切实做好推进农民职业化的工作。

三、以农民职业化发展为契机,提升产业能力和农民增收能力

在推进农民职业化发展的道路上,黑龙江垦区的富裕牧场做了一定的尝试,积累了可供借鉴的经验。

在黑龙江垦区的富裕牧场,有一个以柯尔克孜族为主、还有鄂温克族、鄂伦春族、达斡尔族、蒙古族和满族5个民族成份的成员共同居住的村庄——龙江柯尔克孜民族村。在这个被称为“龙江柯尔克孜民族第一村”的村庄里,各民族过着团结、和谐、互助、平安、富裕的幸福生活。究其原因,富裕牧场因地制宜、因势利导,根据柯尔克孜族的居住特点及分布情况,对民族村建设进行了科学规划:从农民职业化、新型城镇化建设的角度出发,将养殖区与居民区分开,实现人畜分离;将自然风光区与居民区分开,注重原始生态的保护;将文化风情区与居民区分开,侧重展示原汁原味的柯尔克孜民俗文化。经过7年多的建设,占地475.5公顷的集住宅新区、畜牧养殖小区、民族风情园、旅游湿地自然保护区四个功能区于一体的民族新村已初具规模。通过成立农作物种植专业合作社,培训新型农民,加大农业基础设施投入,建设高效安全绿色的经济作物科技示范园,该村有文化、懂技术、会经营的新型柯尔克孜族农牧民有了用武之地。农民职业化的发展推动了民族特色村寨的建设,专门负责民俗文化接待的职工把旅游产业和民族特色文化资源转化为致富奔小康的经济优势,民族村寨旅游产业带动第三产业发展实现了农民收入的快速增长,也加快了农民职业化进程。

在推动农民职业化发展的进程中,黑龙江的其他人口较少民族地区也可借鉴龙江柯尔克族民族村的有益经验,着力提升产业能力和农民增收能力,共同推动黑龙江人口较少民族早日全面建成小康社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