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科网首页|客户端|官方微博|报刊投稿|邮箱 中国社会科学网
中国边疆网 > 学术活动 > 学者研讨“一带一路”战略下的北方民族发展
学者研讨“一带一路”战略下的北方民族发展
发布日期:2016-01-08    作者:    来源:中国民族报

“一带一路”是习近平主席在2013年出访中亚和东南亚国家期间提出的大战略、外交新思维,主要就是要构建中国与相关国家的紧密联系,形成不可分割的利益共同体和命运共同体,为中国的长久发展创造良好的国际环境和周边环境。在“一带一路”战略的大背景下,我国北方地区的各个民族根据自己的条件和情况,不同程度地发展自身,但在发展过程中,也遇到一些困难和挑战。在此背景之下,北方少数民族如何抓住发展机遇,促进社会发展?

12月19日至20日,由中央民族大学马克思主义学院和柏年康成教育基金会主办,中央民族大学社会发展研究所、黑龙江东北亚问题研究中心和大连民族大学东北少数民族研究院承办的首届“北方民族与社会发展论坛”在北京召开,与会专家学者围绕“一带一路”战略下北方民族发展的机遇、路径、困难、挑战等问题进行了研讨。

“一带一路”战略与北方各民族发展

东北地区是我国重工业和粮食生产重要地区,但近年来东北地区的经济处于衰退的状态。作为实行“一带一路”战略的北线,东北地区如何发挥地缘特殊性、各民族团结一致、原有经济基础好等优势,全面融入“一带一路”战略,破解当前经济社会发展困局,成为与会专家探讨的焦点。

大连民族大学教授关捷在主旨发言中指出,“一带一路”战略不仅将为东北三省改革开放的深入实施开拓更大空间,推进经济贸易发展,还将支撑新时期中华文明进一步发展。他提出了东北三省实行“一带一路”战略北线的十条线路,并提出了东北三省融入“一带一路”战略的具体措施,如将珲春市作为中蒙俄经济合作走廊向西的起点之一,加快“辽满俄”、“辽蒙欧”、“辽南太”、“辽韩日”等综合交通运输大通道建设,等等。

黑龙江民族职业学院院长、黑龙江东北亚问题研究中心教授都永浩介绍了“一带一路”战略下的“黑龙江陆海丝绸之路经济带”。他指出,“黑龙江陆海丝绸之路经济带”的主要任务有:加快基础设施互联互通,构建哈俄欧铁路跨境运输体系,加强配套服务设施建设,加大能源资源、生态环境保护合作与开发力度,加强跨境产业园区、产业链建设,广泛开展人文科技交流合作。

围绕东北地区的少数民族发展,专家们也提出了一些建议。中央民族大学教授康基柱提出,改革开放以来,东北边疆民族地区在经济社会建设中取得了巨大的成就。但是,在落实有关优惠政策、民族政策,实现经济社会事业又好又快发展、实施兴边富民行动等方面还存在着一些不容忽视的问题。基于此,康基柱提出了建议:全面正确贯彻落实党和国家各项政策;把握民族工作“两个共同”主题,促进东北边疆民族地区经济社会快速发展;扎扎实实推进兴边富民行动,全面推进各项社会事业发展,不断增进人民福祉。中央民族大学中国民族理论与民族政策研究院教授严庆提出,在“一带一路”的宏大战略构想中,东北少数民族的发展可以左托“草原丝绸之路”,右靠“珲春借港出海”,借助区域发展大势,找准立足点和借力点,从而在进一步改革开放的格局中实现健康、快速发展。黑龙江东北亚问题研究中心教授谷文双认为,在推进落实以种植业、养殖业、旅游业为主体的多元经济发展的过程中,黑龙江的赫哲族面临着多元经济发展层次较低、发展不平衡及人才短缺等诸多难题。而黑龙江省提出的东部陆海丝绸之路经济带建设,为赫哲族加快经济发展方式转变、发展跨境合作经济提供了难得的历史契机。围绕我国赫哲族和俄罗斯那乃族开展跨境经济合作,黑龙江应从跨境旅游、跨境渔业开发以及劳务经济等多个层面切入,不断做大做强两地合作经济规模。

在关注北方各民族经济社会发展的同时,与会专家还探讨了“一带一路”沿线地区的民族关系建设。国家民委决策咨询委员会委员、中央民族大学教授金炳镐认为,在“一带一路”战略背景下,不仅要看到经济、贸易交流的频繁,还要看到各民族、各国家社会交往的增多。站在社会关系的角度,金炳镐将关注点放在西北地区的新疆,他在题为《“一带一路”战略与新疆恢复和建设信任和谐民族关系》的报告中指出:我国的基本国情、新疆的基本区情,决定了国家统一、民族团结是各民族人民的最高利益;民族问题发展规律、民族工作规律,决定了民族经济发展和民生改善、民族间信任和谐是各民族人民的最高意愿;民族团结的内涵决定了恢复和建设信任和谐民族关系是各民族人民的最迫切追求。而我国“一带一路”战略的实施,将对国内的民族关系特别是对“新丝绸之路经济带”沿线地区的民族关系产生重要影响。由于新疆是“一带一路”战略的主要沿线地区,因此,我们要抓住“一带一路”战略机遇,促进新疆各民族在经济、政治、文化和社会领域的交往交流,恢复和建设信任和谐的民族关系。

“一带一路”战略与民族宗教问题

“一带一路”战略作为一项涵盖政治、经济、文化、外交、军事、安全、民族、宗教等诸多领域的重大战略决策,在实施的过程中,必须着眼于国际地缘政治格局的深刻变化,全面审视民族宗教问题将会带来的重大利弊因素。

中央民族大学中国民族理论与民族政策研究院教授熊坤新作了题为《从国际视野简论关涉民族宗教问题对“一带一路”的挑战》的主旨发言。他指出,民族宗教问题对“一带一路”的挑战主要表现在:第一,“一带一路”战略在可以发挥重要作用的沿线将经过多个地缘政治破碎带,这些地方历史问题极其复杂、民族宗教矛盾尖锐、武装冲突时有爆发;第二,“一带一路”沿线地区和国家中存在着恐怖主义多发区,而恐怖主义又与民族宗教问题有着深广而密切的纠缠与交集;第三,境外反华势力与当地非法组织的干扰破坏行为不容小觑;第四,一些国家往往会利用民族宗教因素对我国在这些国家的投资、经商、旅游、留学、劳务和海上运输等活动构成威胁;第五,武器流失和毒品走私等跨国犯罪分子也会利用民族宗教因素影响我国西部地区的发展和稳定。针对以上挑战,熊坤新提出了应对之策:第一,通过联合、参与、宣传等途径,打造“一带一路”相关国家各族人民的“命运共同体”和“利益共同体”,形成利益均享机制;第二,建立相关国家共同参与的“一带一路协调委员会”,凡是涉及到项目规划、实施、风险评估、应急措施等都由该“协调委员会”进行协商处理;第三,要把“平等相待、开放包容、共同参与、互利共赢、和睦相处、和谐发展”作为“一带一路”相关国家各族人民共同遵循的基本理念,共同联手对沿线国家的“三股势力”实施严厉打击。

中央民族大学中国民族理论与民族政策研究院副教授王冬丽则站在国内的视角,谈到了宗教问题对“一带一路”战略涉及到的我国18个省、自治区带来的挑战。在介绍“一带一路”沿线地区宗教交流与往来的历史、分析“一带一路”沿线地区多元宗教信仰并存的现实之后,王冬丽提到,要充分认识宗教极端主义对“一带一路”战略的挑战:第一,宗教极端主义严重破坏 “一带一路”战略提出的“文化包容”与“文明互鉴”的理念;第二,宗教极端主义对区域安全构成威胁,影响到我国与周边国家在“一带一路”中的战略合作;第三,宗教极端主义挑战政府的权威;第四,宗教极端主义直接消解“一带一路”战略的实施效果。她最后提出,要警惕宗教借“一带一路”战略“向西看”,辩证认识“一带一路”战略中的宗教问题,准确定位宗教在“一带一路”战略中的地位,因势利导,抑负扬正,推进“一带一路”战略的顺利实施。

“一带一路”战略与民族历史文化

在“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和地区,各民族创造了灿烂辉煌的历史和文化。在探讨现实问题的同时,与会专家也将目光投向了历史。

围绕东北亚古丝绸之路这一话题,辽宁社会科学院边疆史地研究所副所长、副研究员孟月明介绍了东北亚古丝绸之路的形成背景、东北亚古丝绸之路的历史考证,还谈到了研究东北亚古丝绸之路的现实意义。她指出,“一带一路”这一宏伟构想给古丝绸之路赋予了新的时代内涵,为泛亚和亚欧区域合作注入了新的活力。牡丹江师范学院历史与文化学院副教授卢伟介绍了明初亦失哈十下奴儿干(我国古地名,位于黑龙江下游东岸入海口附近。)开创东北亚丝绸之路的历史过程。他指出,亦失哈通过开通松花江至黑龙江长达数千里的“丝绸之路”,巡抚东北北部边疆奴儿干地区,传播了中华文明,促进了东北边疆与中原内地经济与文化交往,维护了国家的统一。辽宁社会科学院研究员李学成回顾了满族与“丝绸之路”的渊源。他指出,三四千年前,满族先民就开拓了从东北至中原地区的“丝绸之路”,它也是丝绸之路从西安往东的延伸。通过考古发掘及相关文献对满族先民的记载,可以看到满族先民与中原王朝联系的紧密程度及其发展状况,同时也彰显了满族祖先对东北地区开发所作出的卓越贡献。

同时,围绕“一带一路”沿线地区的文化发展,与会学者也分享了诸多思考与建议。大连民族大学教授李鸿介绍了“一带一路”建设与我国少数民族文化产业发展的关联性,分析了少数民族文化创意产业的内涵与特征,并对“一带一路”战略下少数民族传统文化产业向现代文化创意产业转型发展提出了对策和建议:首先,要对少数民族特色文化资源和传统文化产业的发展现状进行调查研究和客观评述;其次,要对少数民族文化创意产业的发展状况和制约因素有清晰的认识;其三,发挥科技创新在少数民族特色文化创意产业发展中的支撑和引领作用;其四,通过政府主导、创意转化、科技提升、知识产权运用、创新人才培养、金融财税支持、健全市场机制、促进产业融合等途径,因地制宜推进少数民族传统文化产业向现代文化创意产业的转型升级;其五,抓住“一带一路”建设的机遇,实现与周边国家的文化交流与合作机制,加快少数民族文化产业从传统型到创意型的嬗变进程。黑龙江东北亚问题研究中心副研究员汤洋则谈到了“一带一路”战略下的鄂温克族非物质文化遗产传承与发展的重要意义、取得的成效、存在的问题,并提出了鄂温克族非物质文化遗产传承与发展的措施,即以政府为主导,推动鄂温克族非物质文化遗产的“原生态”、“教育式”、“传媒式”传承与发展。